Tag: 藤英文是什么

“老爸耶鲁藤一代我是康奈尔藤二代!”从美国“职高”逆袭名校靠的居然是

先是东京奥运会00后小将们“鲨疯了”,紧接着全运会闪现伯克利女篮学霸,美高攀岩冠军,这届家长对体育是越来越重视了。从热门的网球、篮球,再到相对小众的击剑、冰球、壁球、街舞……听说国内知名的国际化学校/国际班里,单一“卷”学术已经是过去式,校内大神都是学术和体育两手抓,两手都要强的。今天,我们邀请经历了顶尖美高并毕业于康奈尔的Clinton就用亲身经历讲述了“体育运动”的重要性。在他看来,除了能培养竞技精神,领导力,体育还是非常重要的“藤校敲门砖”。

Clinton的父亲是进入耶鲁大学进修的“藤一代”,在父亲的影响和自我驱动力的带动下,他凭一己之力从美国试验学校(类似现在的职校)跨进顶尖美高Hotchkiss,随后,他又顺利成为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的”藤二代”。

亲历美国的教育体系,Clinton对于留学和爬藤这两件事有着充足的话语权。

90年代跟随父亲赴美留学时,年少的我被送进一所美国试验中学(Children‘s corporation),换言之就是一所职业学校。在那儿的学生每天所学的都是做手工、做陶瓷、做象棋、木刻等。

在这里毕业后,也许可以找到不错的手艺活儿,能养家糊口,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生活方式。可是那时候的我,不相信自己的人生会被局限在流水线式的工作上。

那段时间里,我跟随父亲学习英语,掌握了一套本地的英语技巧,也就是这套方法帮助那时候7年级的我在美国的写作比赛得奖。也就是那时开始,我发奋地学习,成绩在班上基本都是名列前茅。

除了成绩,顶尖美高美本的体育风气很浓。记得那时我读了中国近代史上首位留学美国的学生容闳的《西学东渐记》,容闳也是先进入了美高Monson Academy,后来成为了第一位进入耶鲁的中国人。不仅在成绩上拔尖儿,容闳还有多项无人能打破的体育记录。也就是这本书,让我对美国的教育环境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让我意识到了体育的重要性。

一次机缘巧合下,我中奖得到一颗篮球,那也是我正式开启自己留美体育运动的契机。

刚开始进入校队,因为是唯一的亚洲人,再加上那个年代的种族歧视问题,所有人都要来防我,要把我赶回唐人街。在他们的印象中,中国孩子是没有理由打篮球的,适合这个体育项目的都是黑人和西班牙人。但当时我不是懦弱胆小的人,反而更努力训练。

记得在校队时我有跑得快这个优势,这个速度是怎么来的呢?也是因为在公立学校没人能保护我,下课了不跑快一点午餐钱就会被抢走。而加入了篮球队以后,会发现自己找到了组织,而且就没人敢抢走你的钱了。

当时申请美高也用到了体育老师的推荐信,听到我说自己是一名校队篮球后卫时,招生官们都非常惊讶。许多年后,我问招生官为什么录取我进入美高,他的话依旧让我印象深刻:“来美国三年,你的英语就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并且参加体育校队,证明你有非常强的学习和适应能力。”

成绩好的人很多,可是同时能把成绩和体育做好的学生在美国一定具备更高的竞争优势。

当时在试验学校,最终四个中国孩子里只有我上了大学,我也愈发察觉到这一步差距带来的视野上的变化。我依稀记得篮球教练对我说的一句话:“Don’t think ,just shoot.” 作为一名校篮球后卫,我需要熟练地传球丢球。

对于自己人生的选择也一样,但凡年少的我在美国试验中学为自己的人生犹豫,或者甘于平庸,我也不可能走上今天这条轨道。

在留学热潮褪去后,家长更需要站在理性和前瞻的角度分析孩子,分析大环境。亲身经历过美高教育后,我总结出了以下几个美高学生的共性:

首先,进入美高的孩子,英语基本能达到母语水平。学生需要学会用声音来学习语言,激发他们的学习模式,而不是死记硬背。速读法是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技巧。无论是美高、藤校、甚至毕业后成为投行、律所甚至新闻工作者,速读能力可以大幅度提升效率,也是企业和学校都青睐的技能。

积极参加体育项目也是至关重要的,优先选择大团队的体育。体育精神有什么用?一方面,学生的领导力、拼搏心、团队协作力等,都是能在一场场比赛和练习中锻炼的。

并且,在美高,学校要求每一个老师带体育队,参加体育项目也意味可以和老师有更多话题,促进师生关系。我读书那会儿在橄榄球队,虽然天赋不强,但努力程度和勤奋是百分之百的,每次队伍落后都会号召大家,给大家“打鸡血”。正因加入了大团队、在体育中展现了自己的领导力,才能在申请藤校时更脱颖而出。

△ 美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是由美国上千所大学所参与结盟的体育赛事协会,各大顶尖名校会招纳大量具有一定体育技能的运动员学生参与NCAA比赛

对于藤校来说,他们希望培养出的是更具有包容精神、贡献精神、亦或是那些能在逆势中坚持自己选择的人。新一代的家长大都不希望孩子吃苦,造就了好的条件和舒适的环境,这也一定程度上让孩子容易轻易放弃,或产生优越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让孩子自己产生追逐目标的“源动力”,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有的家长会担心,在美高,让孩子自由讨论能学到东西吗?其实这便是美高的特性,经过层层筛选,进入美高的孩子大都自身优秀,又处于良性循环的环境中,这样的孩子,无论走到哪,都是受欢迎的。

在大部分家长眼里,藤校是精英的摇篮,是传统的、贵族的学校。然而,“常春藤联盟”最初代指的是由美国东北部地区八所高校组成的体育赛事联盟,这也就再次强调了体育运动的重要性。

对于藤校来说,成绩好固然重要,然而一项体育技能更是申请时的必然加分项。早些时候,中国家长大都只关注孩子的标化成绩,竞赛成绩,但体育也是藤校衡量人才的重要标准之一。

在Hotchkiss,在一群成绩差不多的学生中,我和另一位亚洲同学被藤校录取,我和他有一个共同特点:我们都有三项体育运动。(我是篮球、橄榄球和棒球;他是网球、长跑和游泳)

对于想进入藤校的学生而言,美高确实是一条捷径,这从每年进入藤校的数据中也能看出。除了提供学英语的最佳环境之外,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教育体系是一环扣一环的,先去美高,融入美国的体系,这样无论是学习和生活,都会更容易适应。

英语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我更想强调的是拒绝“百度英语”。我在大学当金融课助教批改学生的作业,从词句中就能明显感觉到顶尖学生和其他人的区别,他们语言的流畅度和表达精准度,一定程度上拉开了藤校内的学生差距,对于他们未来的工作也起着关键作用。

虽然使用翻译器可以快速完成作业,但到了美国你就会发现,考试大多数需要手写,如果考试和平常的作业判若两人,过于依赖电子产品的便利,这会造成学生误判自己真实的英语水平。

再者说,不少人会认为,送孩子出国读书,再进入一流的学府,就能完美复制出成功人士的路径。然而,在这个理想化的捷径中,家长是否有起到关键作用,孩子又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在追逐什么?

拿我自己举例,90年代最大的驱动力就是贫穷,我们无法像现在的孩子一样有着多种人生道路,那时候的抉择,更像是孤注一掷。而我的父亲,也因为要把精力和金钱投注在我的教育上,选择终止了自己的博士生涯。

从Hotchkiss到康奈尔,再到后来成为四岁孩子的爸爸,至少在教育下一代这件事儿上,我对自己的规划是有信心的。所以啊,教育毋庸置疑是最划算的投入,是可以造就几代人幸福的投入。

从个性到环境的抉择,从送孩子进美高入藤校、再到孩子成为优秀的人,遭阻且长,行而不辍。教育本就是件令人充满希望的事儿,不是吗?

写在后面: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我们都该理性对待教育问题,选择适合的教育轨迹。相比于“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留学是道开放题、是对未知领域的探索,它没有标准答案。正因如此,它才更令人向往,才更值得我们反复探讨和深究。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广深妈妈圈(ID:wanqu-niuwa)。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北美学霸君诚意推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财联社11月16日电,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阿布扎比的一个会议上发表讲话称,加密货币行业需要提高透明度。投资者对行业复苏基金兴趣浓厚。

2023年毕业生预计达1158万人,同比增加82万,应届生该何去何从?

2023年毕业生预计达1158万人,同比增加82万,应届生该何去何从?

英国G5与美国藤校分别是什么

美国有八大常春藤盟校,英国有G5精英大学,相信很多学霸都十分纠结,自己该申请哪一所?今天我们就以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 为例,聊一聊美国常春藤和英国G5的区别在哪里。

美国常春藤——由美国东北部地区的八所大学组成的体育赛事联盟,这八所名校包括: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布朗大学及康奈尔大学。

英国 G5——英国最高研究水平和学术水平的代表,也常被称金砖五校,包括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帝国理工学院、伦敦大学学院、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美国——八大藤校稳居全美前 20,在美国本土的地位十分稳定,但除了常春藤联盟,还有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杜克大学等多所名校可以与之抗衡。

2020 QS世界大学排名中,美国有 5 所大学进入前10名的榜单,共 29 所院校位列前 100,其中哈佛大学排名第 3。

英国——G5常年占据英国 Times 排名中的前 5 位, 可以说在英国它们是毫无争议的顶尖大学,在英国本土处于无法撼动的地位。

英国共有 18 所院校入围 2020 QS世界排名,其中有 4 所位居 Top10,牛津大学排名第 4。

所以从排名上来看,美国名校属于“群雄争霸”,虽有八大藤校坐镇,但榜上有名的院校非常多。普林斯顿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密歇根大学等你追我赶,丝毫不逊色。

但英国 G5 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竞争没有那么激烈。排名第 9 的帝国理工学院之后是第 20 位的爱丁堡大学,然后又跨越到第 27 位的曼彻斯特大学,再然后是第 33 位的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名次差距非常大。

哈佛的教育主要基于 lecturing(授课)和 seminar(讨论),由教员负责,再加上大大小的研讨会。可以说学生的活动,讨论和课题是最主要的部分,重要的程度大于授课。在哈佛,整个学期的每一门课程都需要考试,通常是三个小时的笔试,所以哈佛的学术压力学期末最集中。

这应该是所有美国大学的特点了,那就是在学术和生活方面寻找全方位的人才,灵活教学,自由学习,而不局限于刻板的课堂知识。这一点与英国相比,肯定是美国大学的优势更大一些。

美国大学的教育理念在于“软技能”的培养,避免“高分低能”,学生们在紧张的学习中也有体验和探索世界的时间,以及被允许选修不同学科,广博的知识面让学生们在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时,有更强的弹性和适应能力。

英国的教育理念靠的是传统和可靠,比较重视lecturing的部分,他们认为知识建立在一切活动之上。这并不意味着英国的教育更刻板,而是走的是“夯实”的路线,把知识学会了再进行其他的科研活动,而美国更注重“在实践中学习”。

在牛津,学期中间穿插着大大小小的考核,以检查学生在过去这段时间里学术成果。考核通常以冗长的书面形式进行检查,一个人的“学术排名”也是根据这些考核确定的。所以,相比哈佛的“压力集中制”,牛津的学生在一个学期内的任何时候都可能是紧张和烦躁的。

总而言之,美国的教育更弹性,更灵活,英国的教育更书面,更专项,虽然是完全不同的教育理念和方式,但没有谁对谁错,也没有谁优谁劣,全凭个人喜好。

哈佛——哈佛大学拥有一流的,甚至是豪华的校园设施。学生们外向,热情,拥有浓厚的 party 文化。他们还有引以为豪的国际生比例,强调面向世界,而不仅仅是“在美国学习,接受美国文化就好了”的思想。

很多人都说美国人傲慢自大,其实这只是不同的信仰。美国大学教育学生们有一种向上的精神,每个人都为了某个荣耀而自豪,这不断激励着他们去努力获得更光荣的成就。

牛津——牛津大学同样拥有无与伦比的校园,其中还有沉淀着的历史和令人惊叹的建筑风格。但是校园设施只能评价为良好,毕竟处处可见“时间走过”的痕迹。

如果说美国是一个“party王国”(社交是主要目的,喝酒是附带的),那英国大概是一个“酒精王国”。据了解,剑桥的酒馆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而且一些英国大学每周都会举办一个正式的酒会,需要穿着正装,酒会上提供不同的葡萄酒和红酒。

英国学生相对比较理想主义,也比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像是美国学生那样的“外向和自大”,在英国可能会被形容成“怪异”。不仅如此,英国校园里的学生们对自己的成就轻描淡写,他们更善于自我贬低,而不是自我提升,换句话说就是十分的低调吧。

总而言之,美国大学的学术面比较广,有一个更宽容的校园环境,一技之长可能帮你进入藤校,但还有很多主观不确定因素。而英国大学比较适合学术兴趣明确,在某一领域内想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学生。如果你的目标是G5,那你的专业成绩一定要非常优秀。

藤总的甜言蜜语让戴希希失去了判断力段序却还在等待

“在我的公司,不用装穷给任何人看,想穿什么穿什么,大家一定会欣赏你的品味的,明明是一个有条件、有资格撒娇耍赖的大小姐,为什么不能做一个真实的自己呢?”“有钱就花,想买什么买什么,想要什么,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争取不到也没有关系,可以尽情地不高兴,大胆地哭出来,都没什么的。”“我认为,如果连一个真实的自己都做不了的话,就算日后得到别人的爱情,也一样会过得谨小慎微、战战兢兢。这不是你想要的吧?”

藤总作为一个公司的执行官,居然说出这样一番“崇尚个性、崇尚真实”的论断,真的让我们刮目相看。

我们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太个性”往往就意味着自私,“太真实”就意味着你在职场是个傻白。

“量入而出”。想买什么就买什么,那是月光族的宣言,并不是真正的生活和过日子。

而且随后戴希希加入他的公司任总监,在欢迎会上,他要求戴希希使用英文名字,理由是中文名字很生硬、不亲切。这个细节更证明了他的虚伪和商人的本性。一个连自己真正的名字都不愿意展示的人,何来的个性和真实?